分享:
0

永州“上访妈妈”唐慧获释

一年半劳教决定被撤销,湖南省委政法委正调查其反映的民警包庇疑犯等问题

摘要:昨日早上,记者从湖南省委宣传部了解到,备受关注的永州“上访妈妈”唐慧已于昨日8时被释放。


【查看高清图集:永州“上访妈妈”唐慧踏上回家路】

    据新华社电 昨日早上,记者从湖南省委宣传部了解到,备受关注的永州“上访妈妈”唐慧已于昨日8时被释放。

    8月2日,湖南省永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因唐慧扰乱社会秩序,决定对其劳动教养一年零六个月。唐慧不服劳动教养决定,于8月7日向湖南省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提出了书面复议申请。湖南省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经审查,决定受理,并依法启动了复议程序。

    湖南省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调查认为,鉴于唐慧女儿尚未成年,且身心受到严重伤害,需要特殊监护等情况,对唐慧依法进行训诫教育更为适宜,可以不予劳动教养。决定撤销永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对唐慧的劳教决定。

    湖南省有关部门认为,唐慧在法院对其女儿乐乐(化名)被强奸和强迫卖淫一案审理期间,为达到指控永州公安机关民警包庇犯罪嫌疑人、要求判处全部7名被告人死刑、赔偿184万元等目的,多次到法院、省市有关单位和公共场所严重扰乱国家机关和社会正常秩序,其违法事实有证人证言,工作人员记录、视频资料、现场照片等证据证实,应依法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记者还了解到,唐反映的关于永州公安局民警包庇犯罪嫌疑人等问题,湖南省委政法委组织的联合调查组正在进行调查。

    焦点

    放人前12小时发生了什么?

    前日21时32分,新华社“中国网事”栏目的官方账号发出一条微博:#预告#今晚———最快两小时左右———新华社将有重要消息发布。希望那是一个,我们都愿意见到的好消息。该条微博在短时间内被大量转发,网友们将其视为唐慧案发生转机的重要信号。

    无独有偶,在唐慧获释消息被正式披露以前,和唐慧密切相关的人在微博上的言论,也别具“内涵”。前日22时38分,“解救唐慧”行动发起人邓飞在微博上写道,“明天,唐慧劳教第9天,会有重大转折吗?”昨日凌晨5时31分,唐慧代理律师胡益华在微博上表示,“天马上就要亮了,早安!”昨日凌晨5时39分,唐慧的另一名代理律师甘元春则在微博上写道,“今日,天亮得特别早!”

    这些语句并非偶然巧合。在唐慧获释前夜,由湖南省委政法委组成的专案组仍在对公安是否存在“假立功”的关键证人周兰兰进行调查。据胡益华透露,调查持续到午夜,现场有全程录音和录像,而由于周兰兰不识字,现场工作人员读了3次笔录。在调查结束后,胡益华带周兰兰夫妇一同顺利离开永州。

    “我们根据各方面的信息综合判断,外加上机构运作的规律,推测可能是今早”,甘元春表示,在释放唐慧的前一日,根据律师们与政法委调查专案组的接触和沟通、分析专案人员的讲话措辞,以及来自湖南省官方内部的声音,得出了这个结论,“新华社发布的消息也是一个信号。”

    为何这么快撤销劳教决定?

    8月7日,经过唐慧丈夫张辉授权,胡益华和甘元春两名律师向湖南省劳教管理委员会提起行政复议。昨日,伴随唐慧的释放,代理律师也收到了这份行政复议决定书。

    在决定书上,湖南省劳教管理委员会表示:唐慧多次到法院、省市有关部门和公共场所严重扰乱国家机关和社会正常秩序,应依法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鉴于唐慧的女儿尚未成年,且身心受到严重伤害、需要特殊监护等情况,对唐慧依法进行训诫、教育更为适宜,可以不予劳动教养。最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湖南省劳教管理委员会撤销了对唐慧劳动教养1年6个月的决定。

    在我国的《行政复议法》规定中,行政复议机关受理行政复议申请的审查期限是5个工作日,而作出行政复议决定的期限,是自受理之日起60个工作日———而从8月7日至8月10日,前后不过4天时间,为何这次行政复议特别快?

    “第一是说明劳教决定明显需要撤销,第二也是体现了省委省政府的决心”,甘元春回应道。

    而截至记者发稿时,永州市公安局的微博主页上仍保留了对《关于唐慧被执行劳动教养有关情况的说明》,并且对于唐慧被撤销劳教处理一事,未作出任何回复表态。

    得知唐慧回家,代理律师连发两条微博:

    “今日,天亮得特别早”

    昨日,唐慧受到劳教决定的第9天。在株洲白马垄女子劳教所内,晨起的唐慧还不知她即将要走向自由。

    在劳教所的墙外,唐慧获释的消息却提前炸开。早晨7时30分许,劳教决定被撤销的消息被媒体披露。“放人了!”“唐慧获释!”唐慧的代理律师甘元春立刻连发两条微博,觉得“今日,天亮得特别早”的他,等到了一个光明的结果。

    唐慧:我要的是一个理

    昨日上午8时过后,株洲白马垄女子劳教所的一名管教人员走向正在晨练的唐慧,告诉她,她的劳教决定已经被撤销。

    “我没有想到会那么快出来,直到他们让我收拾东西的时候、出来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直到唐慧走出大门,看见她的另一名代理律师胡益华,以及她的妹妹,她才相信自己真的重获自由。

    在劳教所的大门外,停着永州官方来接唐慧的车辆。唐慧担心“他们把我从这里放出来了,又把我发到别的地方去关起来”,挣扎了一会儿不愿上车。9时过后,唐慧终于坐上律师的车,一路直驱长沙与丈夫张辉相聚。

    回忆在劳教所里度过的8个日夜,唐慧说自己能吃饱,也没有人欺负她,就是十分想乐乐。“怕孩子想不开,或者自杀离开我,我担心孩子的安全”,唐慧说。另一方面,唐慧也向南都记者表示,虽然有被劳教处理的经历,但她还会继续申诉和维权,同时也打算对于劳教决定提起行政赔偿,“我要的不是钱,我要的是一个理。”

    妈妈回家,乐乐哭了

    “还没和孩子通上电话呢”,在去往长沙的路上,唐慧接受了多家媒体的采访,但还没来得及将消息亲口告诉女儿。张辉在第一时间给还在学校上课的“乐乐”打了电话,听到妈妈可以回家了,“乐乐”就在电话中哭了起来。

    与妻子重逢,张辉觉得劳教所的日子让唐慧变得更憔悴了。谈到过去一周多的煎熬时光,张辉坦诚自己害怕又绝望,“我几天都没吃饭睡觉”。除了担心妻子的安危,“乐乐”的身心状况也都十分不理想,整个家庭的重担都压在了张辉身上。

    据张辉形容,“乐乐”在被迫卖淫期间染上的疾病又复发了,在学校里也不再敢和异性交往,“晚上睡觉的时候老是哭,一个人很害怕,不敢呆在家里”。张辉说家中目前没有经济上的困难,但不知如何能让“乐乐”走出心理阴影。据其透露,目前已有多家N G O提出愿意帮助乐乐进行心理干预。

    对话南都记者

    唐慧:劳教决定书与事实不符,是报复我

    南都:你是否会继续维权和申诉?

    唐慧:是的,我接着还会去申诉,还会去维权的。还包括这次给我劳教的(人),他们写的劳教决定书是与事实不符的,报复我的。

    南都:你是否会提起行政赔偿?

    唐慧:会,我自己的合法权益肯定是要维护的。不论他们给我多少钱,100元钱还是几十元钱,但是我要的不是钱,我要的是一个理。

    南都:你在劳教所里的生活如何?

    唐慧:每天吃南瓜、丝瓜、冬瓜、豆角之类的,还是吃得饱的。在劳教所里没有受到任何欺负,就是想孩子,怕孩子想不开,或者自杀离开我。我担心孩子的安全。

    南都:有没想过会那么快出来?

    唐慧:还没和孩子通过电话呢。没有想过会那么快,直到他们让我收拾东西、出来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因为我多年的被陷害打击报复,我害怕他们把我从这里放出来了,又把我放到别的地方去关起来,或者私下把我扣押起来。直到我看到了胡律师,还有我一个妹妹我才相信。

    南都:网络上流传了一张照片,今早有一辆车去接你,但是你没上车?

    唐慧:他们是永州当地政府的人和当地公安局的。

    南都:接着几天有什么打算?

    唐慧:接着几天就想见见孩子,见见家人,见见父母。希望父母放心,孩子放心。

    南都:在劳教所里知道网络上呼吁释放你的情况吗?

    唐慧:我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但是律师跟我说,他们说会救我出来的。谢谢你们这么多人一起关心我,我才得以出来。

    张辉:没有网友帮助,我老婆绝对出来不了

    “唐慧被劳教,我感觉绝望”

    南都:唐慧看上去情况怎样?

    张辉(唐慧丈夫):比以前憔悴了一些,精神不太好。要让她休息两天。

    南都:唐慧在劳教所那几天,你怎么过的?

    张辉:感觉绝望,我几天都没吃饭睡觉。我24小时都没睡觉。

    南都:唐慧被劳教,这种处理让你害怕吗?

    张辉:肯定有害怕。害怕过,但是没有办法,得坚强起来,所有这些你要面对啊。

    南都:目前有没有收到来自官方的赔偿或救济?

    张辉:没有,还没有收到,他们一句话都没说。(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南都:这两天有没有收到哪些方面的压力?

    张辉:也没有。

    “乐乐很担心妈妈,不知劳教何意”

    南都:乐乐现在怎样?

    张辉:她已经在读书了。

    南都:乐乐知道妈妈前阵子被劳教的事吗?

    张辉:她知道的。我告诉她的时候,说“你妈妈已经被劳教了”,她当时就在电话里哭了。这两天她一直打电话回来问,“妈妈回来了没有”,打了好几次。她很担心她妈妈。

    南都:怎么和乐乐解释“劳教”是怎么回事?

    张辉:她应该还不知道劳教的意思,就觉得妈妈是被关进去了。

    “乐乐害怕异性,晚上睡觉老哭”

    南都:现在乐乐的情况怎样?

    张辉:就是她那个病现在肯定还不好,经常复发,给她精神有一定压力。

    南都:现在家里经济情况需要帮助吗?

    张辉:经济方面没有问题,现在暂时还不需要(帮助)。现在主要是她的(心理)反应,在学校里面,她不跟男生说话,不跟他们交流,害怕异性。还有晚上睡觉时老是哭,一个人很害怕,不敢待在家里。

    南都:现在有人给她提供心理上的帮助吗?

    张辉:这两天忙于我老婆的事情去了,没有跟他们联系,但是有些人已经发短信过来了。

    南都:你平时上网吗?

    张辉:上网我不太懂,但知道一点点。可以说老婆没有你们的帮助,跟网友的帮助、关心的话,我老婆绝对出来……(哽咽)……出来不了……出来不了。(抽泣)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们的帮助。没有你们的帮助,我老婆这次就惨了,我们这个家庭也废了……我女儿也废了。

    “永州11岁幼女被迫卖淫案”关键证人周兰兰:

    我没自杀过,我们家目前安全

    “昨天我妈妈爸爸回永州办完事很安全地回到长沙”、“我很安全”,昨日上午9时许,“永州11岁幼女被迫卖淫案”关键证人周兰兰的女儿熊小燕(化名)发短信给南都记者。熊小燕表示,父母在永州接受完湖南省委政法委专案组的调查后,已经安全回家。

    而就在8月9日,南都记者曾接到周兰兰电话,因为作证自己从未自杀,不仅她的人身安全受到了威胁,还有当地政府、派出所的人到女儿单位进行人身威胁。而《东方早报》记者也对此进行了核实,当日上午参与威胁的人中,包括冷水滩区、上岭桥镇党政领导以及派出所所长、村负责人。

    周兰兰今年48岁,因为儿子的医疗事故,周兰兰一直在各地申诉、上访。就在事发前1个月,她被以扰乱社会秩序为由,关进了冷水滩看守所。对于在监室内被解救一事,周兰兰至今坚决否认自己曾在监室内自杀,“我没有自杀过,他们都是为了保她(秦星,”永州11岁幼女被迫卖淫案“被告人之一,终审被判处死刑),根本没有这个事,故意这么乱说的。”

    据周兰兰回忆,在监室内她和秦星的关系不错,“在一起玩得来,天天在一起”。但对于秦星解救自己一事,周兰兰表示,“她根本没有救我”。“我小孩的医疗事故还没处理好呢!”周兰兰向南都记者表示,自己不仅没有要自杀的动机,而且在当天下午,她也被看守所的管教干部叫去谈心了。

    对于自己被解救,周兰兰说开始也不知道有这么回事,“后来北京的律师找到我,问我这个情况,我就实话实说了。我听到律师说的,心里好不舒服呀。”

    ●“解救唐慧”行动时间表

    8月2日 唐慧被永州市劳教管理委员会作出劳教决定。

    8月3日 邓飞、甘元春、胡益华在微博爆料唐慧被劳教一事,并发起#解救唐慧#行动。

    8月4日 面对舆论压力,永州市公安局发布12条微博,公开回应劳教唐慧缘由,后被删除。

    同日,甘元春、胡益华两位律师取得唐慧丈夫张辉授权,准备就唐慧的劳教决定提起行政复议。

    8月5日 永州市公安局再次就劳教唐慧及是否存在假立功发布官方回复。

    8月6日 律师在劳教所会见唐慧,唐慧痛哭。

    同日,湖南省委政法委成立调查组赴永州调查,就强奸幼女、强迫卖淫案件、鸡头秦星和公安局政委关系、“秦星假立功”、唐慧劳教等5个问题,分别成立调查小组进行紧急复核。

    8月7日 两位律师正式向湖南省劳动教养委员会递交《行政复议申请书》。

    8月8日 湖南省劳动教养委员会受理唐慧劳动教养案的行政复议。

    8月9日 关键证人周兰兰接受湖南省委政法委专案组调查。(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8月10日 对唐慧的劳教决定经行政复议被撤销,唐慧被释放。(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采写:南都记者 张舟逸 实习生 严远丹(除署名外)

标 签:
本文地址:
分享:
0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南方都市报"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法律顾问:梁香禄 (8620)83002877 版权合作:蒋丹青 (8620)87366335

南方都市报官方网站:南都网 www.nddaily.com

2008-,Copyright. 粤ICP备05080017号

成功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