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Twitter时代:人人都可发新闻

摘要:一种靠公民自发记录和传播信息的模式正在全球愈演愈烈。Twitter的三千万用户中不仅有美国总统奥巴马、“小甜甜”布兰妮,还有千万普通市民。

(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饭否合照,前排为始创者王兴,2009年6月27日拍摄于北京华清嘉园 摄影 姜晓明

    3月,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举行了一场名为“八零后的社会空间”的会议,采用饭否进行现场提问,梁文道主持。

    奥巴马的Tw itter,2008年11月。

    在“微博”时代,微小的个人事件都可能会进入网络,蝴蝶扇动的翅膀也可能在大洋那边掀起飓风。插画 杨树山

    一种靠公民自发记录和传播信息的模式正在全球愈演愈烈。Twitter的三千万用户中不仅有美国总统奥巴马、“小甜甜”布兰妮,还有千万普通市民。他们用手机或M SN记录身边发生的事情,第一时间将所见所思和最新消息上传到Tw itter.在中国,饭否等的迅速发展也展示了中文微博的宏大前景。传统的新闻媒体在这种微型博客的即时性和“人人都是记者”的社会化新闻模式面前岌岌可危。尽管面临“信息的可靠性难以保证”的质疑,微博对社会文化生态的革命性意义仍获得公认。

    1

    现场直播新闻,现场发送

    2009年2月14日下午,著名博客钱烈宪在一场演讲会后被歹徒刺伤,紧急送往医院。几个小时内,各家媒体的新闻记者闻讯赶到北京朝阳医院。

    等待的记者、钱烈宪的家人和朋友挤满了医院的走廊。有的人注意到,当中有几个人不断低头发送短信,但没有人意识到他们在做什么。直到半小时后一位记者向自己远在广州的编辑电话讲述现场状况时,编辑说:“我都知道了,这里一直有人在‘直播’最新的进展。”

    钱烈宪事件是微博(微型博客)在中国使用状况的一个缩影。当天晚上,名为“doubleleaf”和“zuola”的两位Tw itter用户,通过手机短信在Tw itter“滚动播出”了近三十条微博,报告钱烈宪在医院的情况。“doubleleaf”甚至直接打车到医院进行“现场直播”。“手术床进入,马上要做手术”、“目测,来了大约20人探望”、“手术结束,已回病房,血压正常,意识清醒”……每一条不超过四十字,第一时间将正在发生的事情传播了出去。“doubleleaf”还用手机拍下钱烈宪病房的照片上传到Twitter.

    在北京的各个角落乃至广州上海,关心此事的人纷纷上Tw itter,还有人转载到各个论坛和博客。在第二天新闻媒体报道见报之前,信息早已传播开来。

    Tw itter已经成为“即时消息”的代名词,在全球红得发烫。7月6日,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Tw it-ter一词已经获得学术界认可,将被收录在30周年版的《柯林斯英文词典》中。在这部词典中,Tw itter一词将有名词和动词两种词性。“你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与Tw itter有关的消息和文章。”《柯林斯英文词典》主编Elaine H iggleton说。

    最近的一条新闻是迈克尔·杰克逊猝逝的报道。在媒体还没有证实和报道之前,已经有大批歌迷赶到杰克逊就医的洛杉矶加州大学医院,他们的消息正来自Tw itter.这让人们再一次注意到Tw itter在实时信息传播上的威力。一家专门报道新兴网络的博客问:Tw itter是不是已经成为新媒体时代的CN N?

    70后女作家任晓雯是中文微博“饭否”的用户,拥有传媒专业硕士学位。在她看来,Tw itter、饭否这样的微博没有编辑、版主等在网站和论坛的“把关人”,使信息的流通和互动呈现平等、散漫的“去中心化”状态。

    任晓雯认为,众多的微博意见领袖往往是发布或流转信息频繁的人,他们自然形成一些信息集散点。或者有时是某个突发事件的在场人,他在短时间内被很多人“关注”,他发布的第一手信息迅速地散布出去。“它迅速、直接、互动快,当然也可能真假信息混杂———但这一点即使在门户网站乃至传统媒体,也是不能避免的。自己形成独立判断的能力很重要。”

    2

    奥巴马的Tw itter秘笈(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在热播的流行美剧《绝望主妇》的第五季,汤姆在开了几年比萨店后决定回广告业上班。而富有经验的他居然被负责招聘的毛头小伙子的一句话梗住了:“请问你打算如何利用T w itter进行产品推广?”“什么是Tw itter?”汤姆绝望地发现,他已经完全落伍了。

    2006年3月,美国blogger.com的创始人埃文·威廉斯受好友杰克·多尔西的创意启发,创立Tw itter网站。“Tw itter”的英文原意为小鸟的叽叽喳喳声,引申为每个人的表达欲和分享欲。其核心是用简短、随意,不超过140个字符的话告诉世人你在做什么。用户可以随意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或者传递最新消息。当其他用户“关注”(follow )你时,你的每句唠叨、碎念都会被他们及时看到。(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在Tw itter的发展历史中,几件大事促使它火起来。2007年3月,美国德州奥斯丁市举办全美最大的音乐节SouthbySouthw est(西南偏南音乐节),许多人在音乐会现场用Tw itter发布信息和图片,随后引发媒体广泛关注和纷纷报道,Tw itter随即获得当年的互动大奖。(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2008年底的美国总统大选进一步为它推波助澜。11月大选之前,奥巴马开辟了T w itter账户,并进行了超过250次更新。一位选民的发言记录显示:“今天发现希拉里和奥巴马都上T w itter呢,赶紧follow了一下。结果两分钟后我就被奥巴马follow了,让我大感意外。再看希拉里的,则没有动静。”

    在投票日,奥巴马的Tw itter新增了2865名关注者,总共达到118107名,而麦凯恩的Tw itter总共只有微不足道的4942名关注者。

    研究者认为,奥巴马的技巧高明表现在他“关注”的人始终超过了关注他的人。到大选结束时他关注的对象超过13万,关注他的人接近13万。对照希拉里的Tw itter就能看到,有五千多人关注她,但她关注的对象是0.“对希拉里,Tw itter只是一个信息发布平台,而不是交流工具,或者说,她并不关心那些关注她的人。”这使她丧失了亲民的机会。

    奥巴马用蓝莓手机发T w itter的消息在媒体传播开来。随后“丹佛飞机脱离跑道事件”、“印度孟买连环恐怖袭击事件”等一系列事件都让T w itter大出风头。上至总统、国会议员,下至小学生,美国人全情投入到Tw itter中。明星们的加入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小甜甜”布兰妮、奥普拉、黛咪·摩尔等人都是“推友”。到今年5月,Tw itter的全球用户数已经达到3700多万。

    除了Tw itter的网页,用户还能通过手机短信和M SN等通讯工具及时更新信息,这大大增加了使用的方便和及时。篮球巨人奥尼尔在球赛中场休息时,用手机就把比赛情况在他的Tw itter上发布了,英国网球新星安迪穆雷在温布尔顿网球公开赛期间仍在更新Tw itter.

    一个唠叨的男人打败传媒巨头C N N或许是对这个时代个人化力量的一个证明。比黛咪·摩尔小16岁的丈夫艾什顿·库彻是Tw itter排名第二的关注对象。不久前,CN N在T w itter上花钱收购了一个账号“cnnbrk”(意为C N N突发新闻)。这是Tw itter当时的最大账号,拥有94.7万名关注者。

    CN N发起了一项比赛:看谁能最先达到百万关注者。排名第二、拥有91.7万关注者的库彻决定应战:“一个人的声音竟然可以和一个大媒体集团抗衡,这是个很有趣的媒体现象。”CN N接受库彻的挑战。令人意外的是,赌局不到4天即出结果,库彻的关注者率先突破100万。

    企业也纷纷将T w itter作为推广产品信息和公司品牌的优选平台。借助T w itter,戴尔电脑D ellO utlet的销售收入突破200万美元。而据美国《商业周刊》五月的统计,使用T w itter的美国大公司CEO已经由去年8月的18位增长至48位。他们利用T w itter向客户介绍公司产品,与公众沟通。

    作为一家创办仅两年、只有25名员工且没有一分钱收入的网站,T w itter已经成为这个时代炙手可热的神话。

    3

    中国微博开始发力

    炙手可热的Tw itter,在各个国家都吸引了一堆模仿者。在中国与T w itter相似概念的中文网站就有六七家:饭否、叽歪、滔滔、嘀咕、巴布、做啥和爱唠叨等。其中饭否是各方面功能较为完备,最接近Tw itter的一个。

    中文微博饭否的创始人王兴是校内网的创始人。因为念念不忘以前在学校大家一起去食堂吃饭的问候语,王兴和团队决定采用“饭否”这个名字。无论饭否还是叽歪、嘀咕,名字本身都如同其模仿对象T w itter一样,代表了一种随意、日常、即时和短小的语言方式。140个汉字的限制,造就了一批语言精辟的“语录体”牛人。

    腾讯滔滔因为有强大的Q Q用户群做背景,用户数比饭否大。但有使用者认为滔滔的用户主要为80末90后的小孩子,更多是火星文和琐碎的私人化信息,粘性不如饭否高,相比之下饭否更适于成年人和知识分子聚集。

    相比Tw itter,中文微博为大多数不习惯看英文的中国博友提供了更方便的选择。2009年上半年,饭否的用户数从年初的30万左右激增到了百万。今年6月2日,惠普成为饭否首个企业付费用户,开始获得第一笔收入。与此同时,陈丹青、艾未未、梁文道、欧宁、连岳等一批文化名人加入饭否,《南都周刊》、《南方周末》等在饭否开辟了官方账号,这些都带动了饭否的快速成长。

    IT评论家方兴东认为,即时通讯是互联网运用的一个大趋势,在中国也将看到它的威力。“网民的数量已经积累到了一定程度,即时获取信息和及时沟通成为一个越来越重要的需求,到了一个爆发的临界点。我认为微博的流行是不可阻挡的大趋势。”

    微博的“关注”功能将人们自然地分成一个个志同道合的群体。在饭否开了账号的文化评论家王晓渔说,他最初是想把微博作为一种文化现象来了解,“没想到我第一天注册,第二天就发现有100多人在关注我,这个聚合功能让我很吃惊。”

    王晓渔认为,微博造成了同仁之间的聚合和交流。“这是文化相近性的一种凝聚。有兴趣的人会关注这个人,实际上就是一种分群的方式。它形成一个一个圈子之后,不同的圈子的标识会很清晰,寻找起来很有对象感和针对性。”著名媒体学者喻国明说。

    80后女作家张悦然目前是饭否的名人,拥有一万多名关注者,在饭否排行榜上位于前三名之列。“我写的东西很私人化,很随意”,张悦然说,她发现传统博客的更新已经变成一件吃力的事情。“因为对文章的要求越来越高,我要对写出的每个字负责。所以写一篇篇幅适当的博客,对我来说都是不小的工作量。而微博对我来说更轻松,三言两语,把感想与大家分享。”

    在张悦然看来,微博有一种现场感,如同一个个时间的切片。“但透过它,可以看到很多。正是所谓的‘微言大义’。其实句子也是一种文体,比如波德里亚的《冷记忆》,本雅明的《单行道》,又或者是清少纳言的《枕草子》。”

    用户间的相互交流是微博的另一有趣之处。张悦然有一晚看到和菜头在饭否上写重看《东京爱情故事》的感想,忍不住回复了他的话。之后两人接连回复下去,形成探讨,“一时间沉浸在怀念年少时光的气氛里,温馨而伤感。”

    4

    微博重新定义媒体

    “即时性”是微博作为媒体最大的特点。用作家冉云飞的话说,“美国发生的事情,大概几秒钟之内你就可以在Tw itter上看到。”

    最近一次令T w itter名声大噪的故事发生在伊朗大选期间。当穆萨维败选后,伊朗国内抗议活动高涨,政府封锁了Y o u T u b e、Facebook等网站。Tw itter于是成为伊朗民众与外界沟通信息的主要渠道。他们利用T w itter转发大量有关抗议活动的图片和消息,成为西方媒体获知伊朗国内状况的重要新闻来源。而相比之下,美国CN N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N BC(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等传统主流媒体显得无力而滞后。

    6月17日,由T w itter组织的一次“140字会议”在纽约召开,邀请了来自美国传统媒体的多位新闻从业者,探讨T w itter对新闻业的影响。这些人分别来自C N N、N BC、FO X N EW S(福克斯新闻)等美国主流媒体。在会上,C N N在伊朗事件中的表现遭到了炮轰。主持人罗伯特·斯考博咄咄逼人地发问:“当我想知道伊朗街头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我发现C N N上什么都没有。”“在那个时刻,CN N在哪里?”

    来自C N N的瑞克·桑切斯回答他们其实就在伊朗:“我们的人当时就在现场看着事件发生,我们的记者还遭到催泪瓦斯。”

    斯考博没有放松,继续追问:“为什么你们不把你们所经历和看到的故事告诉观众?”来自N BC的柯里一语道破天机:“有些故事对普通人是重要的,然而没有被报道。”“虽然我们总是强调新闻中人性化的方面,但实际上一些真正个人化的故事或片段因为不符合媒体兜售的模式和配方,无法进入传统媒体”。“社会化媒体将彻底改变我们对媒体的定义”,CN N的惨败逼迫传统新闻业人士思考新的对策。

    “在微博守候新闻的最新进展将是以后我们的共同体验。”当代艺术家欧宁是微博的忠实用户,他认为,微博体现了一种公民新闻,或者说社会化媒体的优势。每个人都是媒体,人人都可以成为新闻来源。“而且你可以得到个人化的报道角度和鲜活的现场感。”

    传统媒体纷纷看到了微博的力量,将微博作为推广和沟通的平台。《纽约时报》在T w itter上的官方网站已经有90多万名关注者,《华尔街日报》也有5万名关注者。它们将新闻在T w itter上实时更新。在英国,134家一线杂志都开辟了tw itter账号,其中《新科学家》、《N M E》、《D azed & Confused》等杂志的关注者都在2万以上。

    《南都周刊》在T w itter和饭否都开了官方账号,在饭否它一直排在关注度前五名之列,关注者高达2万多人。《南都周刊》负责维护T w itter和饭否账号的杨海英告诉记者,“微博上信息来源渠道广泛,但信息的可靠性却很低;传统媒体提供的是经过审核的可靠的信息,这可作为微博信息来源的一个重要渠道。微博简便、快捷的信息发布与分享模式正好弥补了纸媒的劣势。”

    5

    谣言止于智者

    微博已经成为媒体获取信息的重要管道。新闻记者到这里来发现新闻源。7月2日,饭否上有饭友提供了一个网址“美国国会公开议员收入了”,链接直接通到美国国会网站。三天后一条名为《美国会网上公示收支》的新闻才出现在中国各大媒体。依靠网友聚合的力量,饭否的消息远远比媒体超前。

    N BC的柯里是从T w itter上获悉朝鲜发射导弹的消息。“我打开电视发现没有一个地方在报道这个事情。于是我立即跳起来,在T w itter上寻找可靠的消息源并即时写了报道。”

    然而,如何保证T w itter上信息的可靠性?这是微博最受到质疑的一个方面,也是传统媒体人士面临的问题。柯里指出,在使用微博作为信息来源时,“我必须非常小心,让自己不要被假消息误导”。

    著名博客东东枪是饭否“第一男主角”,关注度排行第一。喜爱曲艺的他经常口吐妙语,偶尔开开玩笑。6月29日,他随手在饭否上记了一句:“据传,A dobe公司即将推出Photoshop软件,官方中文译名———‘佛陀绣谱’”。第二天当东东枪再度上线时,发现“佛陀绣谱”成了饭否“热门话题”头一名。原本用的是“据传”,很多人一转载就变成了“已经宣布”。

    “难道这玩意儿真有人相信?!以后还让不让人搞创作了?!”东东枪无奈之下只好澄清,自己不过是开了一个玩笑。

    在微博冒用名人名字的也不少见。谷歌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李开复就曾遇到“李鬼”。他的英文名“K aifulee”被人捷足先登,在Twitter开了账号,还用这个名字来发布消息,被许多媒体引用。李开复不得不与Twitter进行沟通,才拿回了K aifulee的账号。为防止类似事情再发生,李开复在Twitter中发声明称,饭否、校内等地的李开复账号均属假冒。

    众多的研究者指出,微博也是谣言的温床。T w itter上最多的就是关于明星的谣言。正在和胰脏癌对抗的好莱坞明星派屈克·史威兹,已经在T w itter上被传死了好几次,他必须不断出来澄清,告诉大家他还活着。

    有时微博会成为诽谤或攻击他人的帮凶。美国女作家艾丽丝·霍夫曼使用T w itter咒骂批评她的书评人希尔曼,不仅称对方是个白痴,而且在T w itter上公布了希尔曼的电话号码和电子邮箱,号召书迷群起而攻之。此事经媒体报道之后立即引发哗然,霍夫曼不得不关闭账号并道歉。《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在评述此事时说:“霍夫曼没料到T w itter这样的社会化网络催生、培育、煽动起争议的火焰来会多么快。”

    然而作家冉云飞的看法却不太一样,在他看来,微博上可能有这样的消息,也可能转那样的消息,看上去很矛盾,却能够培养一个人的判断力。“中国人在上过Tw itter、饭否、博客、BBS之后,他会逐渐形成自己的判断力,不再盲从某种权威提供的答案。不要害怕信息多,人的理性就是在信息的比较中产生的。”

    6

    更多未知价值

    2009年3月27日,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一场名为“八零后的社会空间”的会议在这里举行,邵忠基金会邀请安猪、朱凯迪、张悦然等80后代表人物作为嘉宾,梁文道主持。

    邵忠基金会的总监,艺术家欧宁特意设计了一个环节:采用饭否进行现场提问。“饭友”们用手机或网页发送评论或问题,通过饭否的crosstalk系统向现场的嘉宾发问,或发表自己的看法。梁文道在这里第一次见识了微博的强大功能。欧宁回忆:“午饭时我们略微向梁文道解释了饭否的运作原理,下午他就能运用自如了。”

    来自现场或千里之外看网络直播的观众,通过饭否提的问题在会议现场的大屏幕上滚动播出。主持人梁文道忍不住感叹:“看‘大字报’上得多快。”问题都非常尖锐,有时令台上的发言者尴尬。一位饭友毫不客气地指出“X X嘉宾的说法与主流媒体的看法完全相同,丝毫看不出自己的观点。”

    1月在深圳举行的一次“社会能量论坛”上,欧宁同样采用微博饭否来获取观众的想法,“中国人不习惯在公共场合站起来说话,但匿名或化名发短信则很大胆疯狂”,欧宁说,他已经四次采用饭否进行会议提问,很多时候造成演讲者的尴尬,他觉得这是微博价值的一部分,“可以去偶像化和神圣化”。

    欧宁是在写了两年博客之后发现了微博,“最初只是想把自己一闪念的东西记录并公布出来,因为短,它容易一闪即逝”。现在微博已经成为他最主要的信息来源之一,每天“无饭不欢”。还有很多博友通过饭否与他交流,提供信息,成为他对外沟通的一个主要渠道。

    “微博是个革命,它的应用价值还有很多未被挖掘出来”,欧宁认为,网民在使用过程中会出现自发的应用,这才是微博神奇的地方。

    著名的语词专家黄集伟每个季度都会公布一次他搜集到的当下鲜活的语词。而这半年来,新语词的量越来越大,“就是因为微博出现了”。从微博上收集来的新语汇,已经占据他发布词汇越来越大的比重,目前在一半以上。

    “我是小三阳,有没什么办法可以转成小沈阳?”“倒霉是一种永远不会错过的运气。”黄集伟念着他从饭否上手抄下来的妙语,兴奋得难以自抑。“微博大量催生语录语文,且顺手培养出一大批语录体大师。”

    黄集伟在自己博客上公布的“09年语文第二季”,内容全部来自饭否,并注明作者。为了收集尽可能多的妙语,黄集伟关注了两千多个饭友,M SN上的饭否机器人每秒钟闪动一次。“删掉谁呢?谁都可能是孔子。”他还在饭否上到处“闲逛”,希望发现更多有趣的语言。“微博正在创造一种简短而锐利的文本。当然它也有不好的一面,比如口水化,碎片化,扁平化。如果你想深入思考一个问题,当然不是来这里。”

    BⅡ26-27版撰文

    本报记者 田志凌 实习生邱分婷

(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标 签:Twitter
本文地址:
分享:
开心网   新浪   QQ空间   人人网   网易   白社会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南方都市报"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法律顾问:梁香禄(020-87366226)、肖曼丽(020-87366691)、袁铮(020-87366099)

南方都市报官方网站:南都网 www.nddaily.com

2008-2009,Copyright. 粤ICP备05080017号

成功提交!